天津域内明长城摸清家底 表面长度为4028306米

  一项项凝聚着众多人心血和汗水的调查成果向世人揭开了天津域内明长城的神秘面纱。

  据了解,《天津市明长城资源调查报告》近日将出版发行,这标志着自2007年启动的天津长城资源调查工作全面告捷。该报告共60余万字,详细记述了天津明长城本体、关堡、单体建筑、相关遗存的保存现状,第一次较为全面的对天津明长城的文物本体及历史风貌现状、保护与管理状况进行了全面的量化统计和分析,并提出了保护管理建议。该报告是天津明长城资源调查的业务成果集,将为天津明长城的研究、保护及展示利用提供第一手资料。

  为了摸清长城家底,以便制定下一步的保护措施,2006年国家文物局与国家测绘局联合启动了全国长城资源调查。据了解,此次长城资源调查,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跨部门、跨行业的规模最大、时间最长、影响最广的一次长城家底调查活动。调查的目的就是全面、准确掌握全国历代长城的规模、分布、构成、走向及其时代、自然与人文环境、保护与管理现状等基础资料。

  2007年4月,根据“长城保护工程”总体方案,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天津市测绘院等部门联合组成长城资源调查队,启动了明长城天津段的资源调查工作。调查工作共分以下几个阶段:

  一直以来,长城的长度在每一位中国人心里,其实只是一个概念,一个心理的数字“万里”。那么,现实中的长城究竟有多长,长城现今究竟是什么状况?恐怕绝大多数人都难以详述。即便在业内,能给出准确答案的人也寥寥无几。所幸的是,这个谜底如今得以揭示。

  2009年4月,国家文物局和国家测绘局共同发布明长城长度数据调查成果明长城从东向西行经辽宁、河北、天津、北京、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甘肃、青海1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56个县域,总长度为8851.8千米。

  2012年6月初,长城保护宣传暨长城资源调查和认定成果显示,历代长城总长度为211196.18千米,认定长城分布于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等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经测量和认定,天津市调查的明长城表面长度为40283.06米,投影长度为37004.3米,约占明长城总长度的200分之一。

  2007年4月,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天津市测绘院、蓟县文物局、蓟县黄崖关长城管理局等部门共同组建长城资源调查队。10月中旬,按照天津市长城资源调查工作领导小组的工作部署和安排,担负明长城资源调查工作任务的田野调查一队、二队、三队共18名队员在预定地点,开始进行野外调查工作,其中一队负责长城墙体调查,二队负责敌台调查,三队负责相关遗存调查。

  在历时3个多月的时间里,调查队员共调查关城1座、寨堡9座、敌台85座、烽火台4座、火池15座、烟灶40座、居住址41座、水窖11个、水井4口。共完成墙体登记表176份、关堡登记表10份、长城单体建筑登记表85份、长城相关遗迹登记表111份、采集文物登记表1份、日志288页、照片4801张、图纸543张、录像8GB、GPS采集点约1900个。

  在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姜佰国一边翻阅着记录材料,一边感慨地对记者说:家底这次真的是摸清了,通过调查,我们明确天津市辖域的长城全部为明长城,分布在天津市蓟县北部山区,东迄天津市蓟县与河北省遵化市交界的钻天峰,向东与河北省遵化市马兰关明长城相接,向西经赤霞峪、古强峪、船仓峪,折向西北的常州,经东山、刘庄子、青山岭、车道峪、小平安向西穿泃河,过黄崖关,经前甘涧黄土梁大松顶出蓟县界,折向西北,与北京市平谷将军关相连,地跨一个镇11个自然村。我们也初步掌握了天津蓟县明长城关城、寨堡与长城墙体、敌台、烽火台、居住址、烟灶、火池等遗迹在防务上相互协作的具体关系。调查清楚了天津市域内明长城的分布和保存现状,以及二道边长城的分布规律、走向以及防御方式等。”

  初次探访长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随行的蓟县黄崖关长城管理局部长赵志立说:“今天日子赶得好,不仅上山路好走,而且你看,上面的烽火台看得多清楚。”经过一段七扭八歪的山路,我们来到了小平安村,对于这个栖身于长城脚下的小山庄,记者充满了好奇。

  我们的车在村子的马路旁停了下来,跟随着赵志立,我们走上了马路旁一个两三米高的高台,这是村子里的一块高地,接近于正方形,长和宽大概在90米,这块高地上面已经盖了好多房子,种了很多杏树。如果不是当时的调查队员刘洪明提醒,恐怕没有人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脚踩在长城遗存上了。

  刘洪明告诉记者,这是一处寨堡,主要是巡视长城、屯兵驻守。如今,眼前的这座寨堡早已面目全非,高台边上的砖都是几年前新砌上去的,甚至需要仔细寻找,才能在草丛中依稀看见原来的模样。正坐在门前乘凉的82岁的赵民大爷告诉记者,他小时候就经常在上面玩儿,那时还没有这么多房子,他也是听他父亲说过,这里是处寨堡,以前有官兵驻扎。

  而50岁的当地农民赵彩云直到几年前才知道自家旁边这个长满草、盖满房的“大土墩”竟然就是寨堡。“谁想到这是古迹?跟电视里放的太不一样了。”

  毋庸置疑,测量长城长度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其实,寻找这些遗存也并不容易。很多遗存没有记载,调查队员们通过跟当地老百姓聊天,按照老百姓提供的线索一处一处地找。

  “有的时候就是白跑路,可我们不怕,目的是不遗漏一处。当我们看到真正的遗存,大家都兴奋极了,一下子所有的疲劳都忘了,就只顾着记录、测量、照相。”刘洪明对记者说。

  正是抱着这种坚定的工作态度,调查队员在本次调查中新发现遗存120处,计有寨堡3座、敌台2座、烽火台4座、火池15座、烟灶40座、居住址41座、水窖11座、水井4口。

  “这次天津市明长城田野调查,本着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思考问题这一明确意识,通过亲身经历此次长城资源调查,对天津市域内长城有了新的认识。”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梅鹏云向记者介绍:

  天津市域内长城本体、附属设施、相关遗存的修建年代均为明代,不存在其他时期的长城。调查中发现,在小平安、黄崖关等地有修建敌台时的刻碑,碑文上提到“隆庆四年”、“万历十九年”等明代年号,甚至还提到明代著名将领“戚继光”的名字。其次,天津市域内长城本体、附属设施、相关遗存修建方法相同,石块的垒砌方式一致。此外,从自西向东若干个墙体的断面观察,不见晚期墙体叠压早期墙体的迹象。而且文献上记载的关、寨堡的名称、地理环境与此次发现的关、寨堡的名称、地理环境一一对应。

  明长城天津段自东向西除少部分为山险外,大部分为沿山势而建的墙体,如果是两个山险相连,也会在山险之间的鞍部修建一段短则数米长则几十米的墙体。这些墙体、山险以及它们之间散布的敌台等相关遗存,自东向西可连接成一条完整的防线。由此可见,以往有的学者认为天津市明长城多为山险、墙体很少并且不连续的观点是不确切的。

  明长城天津段不单单是关城、敌台、墙体,而是包括起防御功能的墙体、敌台、关城,起警戒功能的烽火台,起报警功能的火池、烟灶,起生活功能的居住址、水窖、水井,起屯兵功能的寨堡,甚至还包括士兵为耕种粮食、蔬菜而平整的坝地,是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

  从调查的所有屹立的石质敌台看,这些敌台与长城墙体或地面均没有台阶可以上下,估计当时应该是利用绳梯上下敌台,人员上下时放下,平时不用时收起,以防敌人偷袭。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评论 (0)  •  2018-11-01  •  浏览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