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軍區銷毀廢舊地雷爆破器材消除安全隱患

  國慶假期剛過,新疆軍區某步兵團一營機槍連官兵就來到野外駐訓場上展開訓練。連長張志成告訴筆者︰“銷毀了廢舊地雷爆破器材,我們終于不用像守著火山口一樣守坑道了,大家集中精力投入到練兵備戰中。”

  張志成說的坑道又叫“瑪依他烏”陣地”。上世紀八十年代,原北疆軍區撤銷,新疆軍區將散存于北疆沿線的地雷爆破器材集中存放于此,由某師代管。30多年來,該師所屬某團幾個機槍連輪流守衛。

  盛夏季節,根據上級要求,在上級機關、彈藥銷毀專家、基層彈藥銷毀骨干及勤務保障官兵的協同下,新疆軍區190余名官兵經過鏖戰,安全順利完成了27種、上千噸廢舊地爆器材的就地技術處理作業任務,消除了安全隱患。

  多年來,各級一直關注“瑪依他烏”陣地坑道的安全問題,歷次安全檢查中都把此處作為重大安全隱患記錄在案。然而,由于年代久遠,登記造冊不全,對坑道里有多少地爆器材掌握不清。

  去年底,上級下達銷毀命令後,陸軍、新疆軍區多次派地雷爆炸器材銷毀專家前往陣地勘察情況,詳細統計坑道內存有地雷爆破器材的種類、數量。新疆軍區有關部門周密制訂銷毀處理整體方案和分項方案,整修場地準備物資,扎實完成前期準備工作。

  在新疆軍區統一領導下,廢舊地爆器材就地銷毀領導小組、技術指導組官兵全程鉚在一線,實地指揮銷毀作業,負責技術指導及安全工作。銷毀任務的負責人告訴筆者︰“這次任務是啃硬骨頭!要做到萬無一失。”

  任務過程中,他們先後安全穩妥處置14起異常突發情況,特別是及時發現並安全處置了1枚處于戰斗狀態的某型防坦克地雷,2枚混置于梯恩梯炸藥中的起爆管,成功消除了3起重大安全隱患。

  眾人拾柴火焰高。陸軍工程大學副校長金豐年、教授吳騰芳先後多次來到銷毀現場,對銷毀作業進行技術指導。負責拆垛碼垛的某師官兵每天平均都要在坑道里工作8個小時,裝卸1000多箱。

  坑道里不通風,戴著口罩也不能阻隔灰塵。官兵搬運20多公斤重的箱子時全身冒汗,一停下來又感到陰冷刺骨。一些官兵出現不適癥狀,但沒有一人打退堂鼓。排長高俊亮一直沖在前面,他說︰“黨員帶頭才有說服力!”

  執行任務中,官兵群策群力發現安全問題、提出安全建議,發明了提高安全系數的小革新。某工兵倉庫地爆銷毀站三級軍士長張海波研制的自動點火機器人,能在50米外遙控操作代替人工完成點火,提高了銷毀中點火環節的安全系數;四級軍士長張德見用特殊材質不�鋼焊成燒毀籠,一次可以燒毀1800枚地雷引信。據了解,官兵還自制卸引信扳手等6種小工具,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銷毀廢舊地雷爆破器材,因為危險系數大、突發情況多,無異于“在火山口上的作業”。

  執行任務時,帶隊黨員干部紛紛叫響“有了危險我先上”口號。一次,搬運組官兵在拆開一垛地雷箱子後,發現後面隱藏了一個耳洞,地面上散放著大量粉末狀梯恩梯炸藥,還堆放了大量不明數量品種的物資。接到報告後,新疆軍區保障部彈藥器材處處長駱興遠帶5名黨員組成“突擊隊”,歷時4個多小時,清理出11種、8.2噸危險物資。

  陣地上,險情隨時有可能發生。上士李祖成在分揀引信時,發現一枚地雷沒有和引信分離,必須第一時間轉移到數公里外的銷毀場銷毀。

  李祖成當即申請執行這次高危任務。這時上士李澤富挺身而出︰“李祖成的孩子才一歲多,我還沒結婚,我來搬這枚地雷!”指揮組經過綜合考慮,認為李澤富有執行此類任務的經驗,最終決定由他搬運這枚地雷。

  李澤富冒著高溫穿上十幾公斤重的防爆服,雙手穩穩地托著5公斤重的地雷,一步步走向銷毀場。撤離到安全地域後,李澤富因大量出汗幾乎虛脫。

关键词: 爆破器材

评论 (0)  •  2019-02-23  •  浏览 (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