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1930年,法国巴黎,一个叫做Beaubourg的贫民窟面临清理,18000平米的贫民住房瞬间夷为平地。40多年后,这里成就了一个传奇,巴黎人喜欢到这里的广场晒太阳,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也纷纷到这里,欣赏它,理解它,融入它。

  周瑛琦:大家好,欢迎收看《筑梦天下》。希望这样的开头没有引起您的误解,我们这集要讲的可不是《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虽然电影挺好看的;我们要讲的,是巴黎贫民窟中建起的一座了不起的建筑。先说一个有趣的事,在去年和前年,有一家服装品牌曾在内地巡回搞活动,每到一个城市,它们都会搭一个一模一样的展厅,展厅外形古怪,到处是密密麻麻的管道,五颜六色的柱子,再配上不同颜色的彩灯,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废弃的化工厂。按照商家的意思,他们想利用这样前卫时尚的展厅,传达“绿色、环保”的理念;不知您领会到了没有,呵呵。其实这座展厅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复制品,一个模型,不过它的原型建筑可是大有来头,在法国,它甚至可以跟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相比肩,它就是著名的Pompidou——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解说:1974年,法国总统蓬皮杜于任内去世。在留下了公认的经济成就同时,他的文化举措也在法国留下了深刻印记--从文化艺术到生活方式,这位元首的选择和决断总让人众说纷纭,褒贬不一。

  1977年,蓬皮杜去世后的第三年,一座以他名字命名的大型文化中心落成,这所建筑也和这位独具个人魅力的政治家一样,个性十足,人们投向它的嘘声和喝彩,直到今天都没有断绝过。它就像是蓬皮杜留在人间的使者,将他的理想、他的“万花筒文化”,以及那整整一个时代,静静地展示给世人,听任后人评说。

  1968年5月,巴黎爆发了席卷全国的,学生们垒起了路障,警察则封锁了街区,大批工人和群众以罢工的方式加入到支持学生的阵营,整个法国都发出了抗议的呐喊,史称“五月风暴”。

  学生们反对政治上的保守主义,现实生活的平庸无奇,人口膨胀和面临失业的惨淡前景。尽管运动最终被当局平息,一年后,戴高乐将军的修宪公投被民众否决,黯然退出政治舞台,他的老部下蓬皮杜以58%的高票,当选新一届法国总统。一上台,蓬皮杜就针对戴高乐的旧政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革,涵盖政治、经济乃至文化。

  他很快就做出决定,要在巴黎修建一座文化中心,它将由现代艺术博物馆、公共图书馆、工业创造中心和现代音乐研究所四部分组成。

  周瑛琦:巴黎是公认的浪漫之都,也有人把它称为艺术之城,而法兰西民族也是崇尚艺术的民族,就连他们的统治者,也是多才多艺者层出不穷。从喜爱歌剧的拿破仑到著述甚多的密特朗,都对文化艺术钟爱有加。所以如何在历史上留下文化领域的建树,许多领导人都极为看重,兴建大型文化设施似乎成了他们一个不成文的传统。拿破仑三世修建了巴黎歌剧院,密特朗改建了卢浮宫和国家图书馆,希拉克建起了凯布朗利博物馆,蓬皮杜显然也有着同样的雄心壮志,他要修一座大型文化中心,这将是一座能把博物馆、图书馆和研究所都统统装在里边的大家伙。然而,在寸土寸金的巴黎市中心,哪里能够找到这么大一块地皮,来装下它们和蓬皮杜改革的野心呢?

  解说:一块由贫民窟清理而来的大停车场进入了他们的视野。它位于巴黎市中心拉丁区,也就是学生最为集中的大学区,塞纳河在旁边蜿蜒而过,距离卢浮宫和巴黎圣母院都只有1000米,它很快就被圈定为艺术中心造址。

  接下来,项目开始面向国际全面招标。评委由三位著名建筑师Niemeyer、Jean Prouvé和Philip Johnson组成,他们要从681件参赛方案中作出选择。这些作品风格迥异,或有着金属圆顶、或者歪向一边、又或者塔楼高耸,不一而足。最终,第493号方案脱颖而出。

  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个方案的设计只占了可用面积的一半,另一半地皮全部被用来当做前院使用。这个看似“浪费地皮”方案的获胜,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玄机?它和蓬皮杜总统的理想,又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周瑛琦:蓬皮杜,戴高乐前副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政治上的中间派,但在文化上却是绝对的开明。文化部的下属曾评价他说:“我们提出什么,他就同意什么,虽然有时会嘟哝几声。”在他担任总理和总统的8年间,他重新开放了巴黎歌剧院,让俄罗斯的超现实主义画家夏加尔重新绘制了大厅穹顶;他扶持人民剧院,放松电影审查,使银幕出现的画面更加大胆;他出笼艺术品抵税法案,博物馆因此获得大量藏品。

  他本人也极富个人魅力,具有教师学衔,爱好诗歌,写过专栏;结交现代派艺术家,也欣赏大胆前卫、最富挑衅性的艺术品;还向法国的年轻夫妇们大力推荐过法国的六大文学著作。就是这样一位总统,一心要让巴黎拥有一座世界上最大的现代艺术文化中心,他招标的要求就是:打破传统设计框架,敞开文化的大门,吸引大众,激发兴趣,鼓励辩论,等等等等。然而,艺术之都的子民们似乎并没有他们的头儿这么意识超前,中标方案一公布,整个法国炸开了锅。

  解说:拥有明亮彩色金属外壳的这座建筑,在老巴黎的中心区格外显眼,有人说它鹤立鸡群,但它绝对是一个异类。它有别于法国传统的混凝土建筑,通体采用金属架构,钢柱、接点、金属管道,透明玻璃;骨骼、内脏、肌理、血肉;里里外外就这么赤裸裸地袒露着,像一个未完工的建筑工地,又像是一个庞大的组合玩具,一套大型建筑积木。

  这个严重破坏了巴黎天际线的钢铁怪物,大大激怒了高傲的巴黎市民,他们怒斥它是炼油厂、飞机库,就像一堆废铁,是彻头彻尾的畸形建筑。责难和侮辱直指它的两位外国设计师,英国人Richard Rogers和意大利人Renzo Piano。

  这两位若干年后先后获得普利茨克奖的建筑大师当时还默默无闻,他们的构思来源于Archigram建筑学派,它由一群英国建筑师组成,大多是罗杰斯和皮亚诺的同学。他们受钻井船舶、航天发射台和科幻电影启发,认为建筑应该灵活、多变、轻便而且有趣,对金属材料推崇备至。

关键词: 艺术中心名字

评论 (0)  •  2018-12-14  •  浏览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