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达腕表丨创新101—不靠运气靠实力

  2014年5月8日,瑞士雷达表 (Rado) 正式揭幕其最新全球品牌代言人——汤唯,并宣布将与汤唯展开长达三年的代言合作。

  谈及代言雷达表的原因,汤唯表示雷达表的伊莎系列高科技陶瓷触感腕表让自己印象深刻,Rado雷达表敢于挑战、锐意进取、超越自我、着眼未来的品牌精神让自己钦慕不已。

  汤唯的这番表示,如果换一个明星可能只不过是简单的赞美之词,但是在汤唯身上则是再合适不过,甚至可以说是她的真实写照。

  说起汤唯,从她成名的那一刻,话题就没停过,有人将其奉为女神,有人对她颇有非议。

  2007年因为李安的电影而一夜风靡大江南北,但是她却没有迎来事业的巅峰,反而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遭到了雪藏,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她并没有放弃修炼。

  2010年学成归来的她因《月满轩尼诗》而获得金像奖金马奖双料最佳女主角提名,而后由《晚秋》进一步获得了演技的认可,《北京遇上西雅图》系列获得票房的成功,甚至有人感慨周迅之后也许只有汤唯才能扛起文艺女神的大旗。

  清冷、不争、淡泊、典雅美丽、秉承修炼“内功”、内外兼修的纯粹女性气质也许就是雷达腕表选择汤唯的原因吧。

  如果我们将雷达表比作一个人,那么今年他已百岁高龄,这一百年的历史他又是怎么走过来的呢,他的经历和代言人汤唯又有哪些契合之处呢,下面让我们走进创新101的雷达腕表。

  1917年,半个世界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风谲云诡中颤抖,中国也派出了十几万劳工参战,作为永久中立国的祖国瑞士则是一片祥和。Schlup家族三兄弟Fritz、Ernst和Werner Schlup在瑞士小镇林诺(Lengnau)创立Schlup & Co.钟表厂,这一年“我”诞生了。

  我知道我尚年轻,不像那些老前辈拥有着傲人的成绩和丰富的经历,我需要努力,毕竟我脚下的土壤给予了我充足的营养和良好的发展环境,我的三个爸爸和整个家族都倾注了很多心血在我身上。

  我知道高深的功夫需要内功的修炼与积累,中国有一句俗话叫做“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于是我兢兢业业的打了四十年基本功,这四十年里我几乎只做一件事,就是好好的打造腕表的灵魂——机芯。

  在不惑之年,我更名为RADO Uhren AG,我努力的成果开始显现出来,我有了能够向世人证明实力的作品问世。

  1957年这一年标志性的Golden Horse(金马)系列首次亮相,这一年爸爸们还给我过了四十大寿,emmm,我听说人类都是这么说的,但是在腕表界我应该还小,那就叫做过了四十岁生日吧。

  1958年,我的Green Horse系列紧随其后,是首个以防水性能著称的RADO瑞士雷达表表款之一,自此我也开始在腕表界有了一点点地位并广泛的进入大家的视野。

  之后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我像雨后的春笋一样迅猛发展,感受到了“欲练神功先修内功”的奥妙之处,我终于发展为线个国家设有办事处。

  1962年,我45岁了,走过不惑之年,我曾经修炼的内功让我开始尝到越来越多的甜头,我——RADO瑞士雷达表继续凭借最为标志性的表款之一DiaStar 1钻星系列而在制表业独树一帜:DiaStar 1钻星系列作为“全球首款不易磨损腕表”闻名于世,是对客户在舒适性、耐用性以及独特风格的需求的体现,从此世界腕表之林开始有了我独特的标识与特殊的位置。

  他们都说这是RADO瑞士雷达表对于设计与材质创新的追求的一个典型例子,其实只有我知道,这是创造我的爸爸对腕表设计与材质创新的追求,我哪有什么能力啦,我只是遇到了有能力的人。

  在我修炼成内功的同时,他们兄弟仨还给我找来了好看的战袍,堪称腕表界的“金钟罩”与“铁布衫”,这款时计将硬金属材质与蓝宝石玻璃表镜引入制表业,这在当时十分罕见。

  进入到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我迎来了六十岁,中国有句古语叫“六十耳顺”,耳顺,即为能闻他人之言,知他人心意。前几十年虽说我一直专注于修炼内功,但是我并没忘记外面的世界,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一如当年我的DiaStar 1钻星系列,让我能够独树一帜。我要做的只能是让自己创新之后再创新。

  在DiaStar 1钻星系列十年后的1972年,我的首款金色DiaStar腕表亮相。

  1976年,象征极简风格的RADO瑞士雷达表Dia 67系列腕表问世,这款腕表搭载创新表壳,由金属涂层蓝宝石水晶玻璃表镜完全覆盖。

  1986年,我的Integral精密陶瓷系列腕表腾空出世,采用不易磨损的高科技陶瓷表链,第一块精密陶瓷手表Intergral诞生,为制表业带来巨大革新。

  说起我引以为傲的陶瓷系列腕表,不得不感谢一个人,雷达表的创始人Dr.Luthi先生,也就是我爸爸。我能够在众多腕表界的老前辈中因创新而突出重围,这是因为老先生独到的眼光与勇气给我带来了新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金质和钢制表大行其道,虽然外表美丽,但是他们易磨损,佩戴不久就会出现刮痕,所以Dr.Luthi先生创新性的将钨钛和碳化物组成的高科技硬金属用在制造手表上,第一块不易磨损型手表由此诞生。

  时间来到这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不得不提。1983年,也就是我66岁这一年,我迎来了“表生”中重要的一件大事,我加入了当时成立的SMH集团,该集团后改名为Swatch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手表集团。(真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呢,我们没有抱团欺负别人的意思^_^)。

  我的家族成员中大佬云集,如宝玑、宝珀、雅克·德罗、浪琴一众名流,不仅出生早成名也早,幸好我有一技之长傍身,不然行走江湖总觉得很容易就被他们比下去了呢。

  优秀一旦养成,是会刻入骨髓的。当我拥有创新这个天赋的时候,我的能力在天赋的加持下变得越来越强,成绩也越来越突出。

  1990年,RADO瑞士雷达表推出Ceramica整体陶瓷系列腕表,这是一款表壳与表链无缝结合,并通体采用高科技陶瓷与蓝宝石玻璃表镜打造的腕表。

  1993年,所推出的RADO瑞士雷达表Sintra银钻系列腕表是品牌首款采用cermet——一种结合了金属的碳化钛陶瓷腕表。

  1998年,RADO瑞士雷达表Ceramica整体陶瓷系列是品牌首款采用等离子高科技陶瓷的腕表,该腕表兼具迷人色彩与高科技材质,虽闪耀熠熠金属光芒,却丝毫未使用金属元素。

  90年代我见证了高科技陶瓷应用的延续,这如今已成为RADO瑞士雷达表的标志性材料之一。

  就这样,在天赋与努力的加持下,我在创新的道路上一路狂奔,走过千禧年我已过八十“高龄”,我知道在我们这个行业纵使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也只有时间的沉淀才能让腕表焕发新生。

  在世纪之交,我以创新Esenza依莎系列腕表——第一款无表冠设计的RADO瑞士雷达表跨入新世纪。革命性V10K系列腕表于2002年首次亮相,由高科技钻石打造而成,拥有与天然钻石一样的硬度(维氏10,000)和弹性。

  我的R5.5系列是带着神圣使命问世的,这款简约杰作是英国著名设计师大师贾斯珀·莫里森(Jasper Morrison)的心血结晶,以R5.5系列致敬雷达设计传承。说起这位老先生,我还挺喜欢他的,他是极简主义的代表人物,由他来操刀设计R5.5系列来致敬我的设计血脉我很满意。

  2011年,已近百岁的我,RADO瑞士雷达表超薄陶瓷腕表杰作True Thinline真薄系列腕表面世,腕表厚度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5毫米,就是这么优秀^_^。

  2012年,抖擞精神,给大家带来了不一样的惊喜。我摒弃了之前必须的精钢“固机圈”,动感别致的HyperChrome皓星系列以True Thinline真薄系列表壳技术为基础,实现了一体成型构造表壳。

  而后我以Esenza依莎系列高科技陶瓷触感腕表(2013年)与HyperChrome皓星系列双时区触感腕表(2014年)在触控技术领域开创了全新境界,前者可以通过简单触摸和滑动设置时间,可谓一款“无表冠奇迹”,后者则是一款具有触控时区转换功能的智能旅行时计。

  2015年,推出了巧克力棕色高科技陶瓷,这是对RADO瑞士雷达表高科技陶瓷色彩系列的时尚补充。

  时至今日,我依然秉承着设计的血脉在101岁的“高龄”继续创新,这就是腕表界的新人,一个腕表界百岁“新人”的历程。

评论 (0)  •  2018-12-05  •  浏览 (78)